外交男神耿爽卸任,网友纷纷表示不舍……

返回上一页

耿爽,外交部第30任发言人,也是中国外交天团成员之一。于2020年6月5日,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确认回答完当天最后一个问题后说:“由于工作安排原因,我即将奔赴新的岗位。今天应该是我作为外交部发言人最后一次主持例行记者会。”

   Geng Shuang, the 30th spokesman of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is also a member of China’s diplomatic corps. At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s regular press conference on June 5,2020, “Due to my work arrangement, I am going to take up a new post, ” he said after confirming his answer to the last question of the day. “today is supposed to be my last regular press conference as Foreign Ministry spokesman. “

耿爽卸任,网友不舍

「耿爽卸任」这段90秒视频刷爆朋友圈,1000万网友表示不舍,觉得这是2020年最伤感的事情之一。虽是一句玩笑话,但足以证明耿爽在任职外交部发言人期间,无论是他睿智风趣的发言,还是充满自信的招牌式微笑,抑或沉稳从容、坚定犀利,以及高度负责的态度,确实都给无数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爱学习的外交官

20年沉默,40岁一鸣惊人

2016年9月26日,耿爽首次以外交部发言人身份站上蓝厅发布台,成为中国外交部第30任发言人。初次亮相蓝厅时,坦言外交部发言人和使馆发言人的工作性质很不一样,“我还是本着归零心态,从头开始、从零学起”。耿爽毕业后进入外交部国际司,任科员、随员;1999年,耿爽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随员、三秘;4年后,2003年,耿爽回到外交部国际司,历任三秘、副处长、处长、参赞兼处长;2011年,耿爽任中国驻美国使馆参赞。2015年,耿爽再次回到外交部国际经济司,任参赞、副司长,次年起任发言人。

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9月到次年6月,已经升任国际司副处长的耿爽修读了美国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国际关系专业研究生。美国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创办于1933年,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国际关系研究生院,不少中国外交官也毕业于此,例如驻英国大使刘晓明。
而这位发言人也确实不负众望。在第一次主持的记者会上,耿爽就在短短20分钟内回答了12个问题,从中印边界问题,到朝核问题,从印巴关系,再到气候变化,言简意赅、逻辑清晰,赢得了一片赞赏。

撂狠话的外交官

任职近4年,近400场记者会虽然现在男团女团是时下的潮流,但是在我国外交天团面前,瞬间被秒的渣都不剩。沉稳从容的耿爽、正气凌然的王毅和温柔果敢的华春莹,都是大家的偶像。而作为资深外交官的耿爽,在外交部蓝厅已经站了3年零5个月了,共主持近400场记者会,圈了一大波粉丝。

在耿爽担任发言人的这几年,我们能清楚的感受到祖国的逐渐强大,发言人的态度也从起初的平和到后面的坚定,在国际上展示了中国力量。面临各种错综复杂的国际问题,习惯性的用微笑夹杂稳准狠的言语表态。

“你可能在某个时刻欺骗所有人,也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所有人。”针对美国议员涉港言论,他引用了这句美国前总统林肯的名言进行回应。“请大家稍安勿躁,该来的都会来,并且很快会来。”在被问及中方如何回应美方公布对华301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时,他指出,美方有清单,中方也有清单。耿爽强调,面对疫情同舟共济、共克时艰,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和基本遵循,转嫁矛盾、无端指责不具建设性,更不得人心。“中国有句古话,叫行有不得,反求诸己,知道什么意思吗?”耿爽笑着向提问的路透社记者问道。

在今后的记者会上,耿爽更是频频爆出金句,亲切的微笑配上刚劲有力的语言,常常怼的很多不怀好意的外国记者哑口无言。然而就在近日,耿爽以一个古老的中国传统礼仪“抱拳礼”结束了自己作为发言人在蓝厅的最后一次记者会,奔赴新的岗位。在这里,我们预祝他前程似锦,在新的岗位上工作顺利。

Comments are closed.